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我的熟女炮友楠姐
我的熟女炮友楠姐
总栏目 > 综合专区 > 熟女小说
我的熟女炮友楠姐 周末闲着没事,原本打算去湖里钓鱼,结果和联系最频繁的熟女炮友楠姐一说,她问我是不是很无聊?如果真的无聊,可以去她家玩。这位熟女家在农村,距离我住处差不多两百多公里,我其实不怎么想去,毕竟现在是暑假时间,儿子肯定放假回来了,老公没准儿也不在外面做事,如果过去,老公和儿子都在家,我也占不到什么便宜。楠姐听出我的话音,说就当去朋友家做客,认个门,一回生二回熟,这次来了,下次她老公不在家,我就可以光明正大地拜访了。想到将来有可能在她家里床上日她,我倒有些心动,于是色心一起,就决定开车去一趟。我在淘宝上给楠姐买过不少内衣,对她们家地址也熟,有导航,倒也不担心迷路。

  说走就走,等我到她们所在区的街道上时,楠姐让我在一家酒店过一趟,接她三个同事,顺道一起去楠姐家玩。楠姐的同事都是酒店女服务员,七零后,八零后,九零后各一个,性格倒是都蛮开朗的,九零后的小妹纸姓黄,和楠姐关系最为要好,她们都住酒店宿舍,算是室友。其他两位大姐都是街道本地的,晚上回家住。楠姐因为家在农村,回去不方便,所以就住宿舍。酒店规模不大,整个酒店也就楠姐和小黄两个人住宿舍而已。我心里一动,决定对小黄热情点,起码让她接受我和楠姐的炮友关系,没准儿我还可以去楠姐宿舍里干她一回。

  小黄很热情,问题也很多,问我和楠姐是怎么认识的,毕竟楠姐在电话里说地很简略,只说有个朋友送她们过去,也没说是什么朋友。我倒是哈哈一笑,说我和楠姐是网友,认识好几年了,和她们家人都很熟悉,一起吃过饭,不过今天也是第一次过来做客。对于谎言而言,最高明的谎言是九真一假,我和楠姐家人确实都打过交道,比如我加了楠姐儿子的QQ,和楠姐老公通过电话,但是她老公和儿子从来没和我打过照面。楠姐儿子还是个没出校园的学生娃,对我和他妈之间的网友关系是不反对不赞同,毕竟在他看来,她妈妈要么在家,要么住公司宿舍,也没时间出去偷情,那么和一个男网友在网上保持密切联系也不是多出格的事情。楠姐的老公是一名建筑工人,对我的存在也心知肚明,不过和他儿子观点一样,他同样认为他老婆没有途径出去约炮,而且我比楠姐小那么多,又不可能真的对她老婆感兴趣,所以对我的态度是不冷不热,这不,即使我从外地赶过来了,他还是在外面做事,晚上再回来。

  下午十点多,我们一行四人就到了楠姐家,楠姐家是一栋两层农村小洋房,装修地不错,楼上楼下卫生间捯饬地很干净,大理石地板,二楼还装了一个浴缸。家里只有一个老人,楠姐的婆婆健在,不过被楠姐老公的妹妹接过去住些日子,等我们到的时候,只有楠姐母子俩在家。楠姐的儿子在玩电脑游戏,楠姐在看电视,电视和电脑都放在一楼主卧,估计也是怕她儿子沉迷电脑。主卧床头墙壁上挂着楠姐的夫妻婚纱照,她老公有点偏胖,大概一百六的样子,身高没我高,下面就更比不了我了,这也是楠姐亲口承认的,说她老公鸡巴有点偏短,而且勃起起来硬度一般,她生怕遗传给她儿子。

  楠姐看到我们十分热情,我喊了一声姐,又把带过来的礼物拿给她。等她儿子收到我送的单机游戏碟,他才多了点笑容,不过他还是不肯叫我叔,只是喊了句哥,声音几乎小地听不见。楠姐的同事凑一起,聊个不停,我就不好意思凑过去了,只是在房间里和楠姐儿子一边看电视,一边教他装游戏碟。

  到了中午,楠姐准备了中饭,天气还是有些热,我也不想再大动干戈去外面吃饭,于是也没有客气,就当上门做客,吃个不亦乐乎。吃过中饭,楠姐去厨房洗碗,楠姐儿子磨到了厨房,跟她妈商量什么事,楠姐态度很坚决,说了不行,这个半大小子只好怏怏不乐地溜出了厨房。我走到厨房问楠姐原因,楠姐说她儿子大一在学校考了驾照,看到我开车过来,忍不住手痒,想练练手,她当然没同意。我问楠姐她儿子驾照拿到手没,如果拿到手,到附近的乡村公路上溜一圈倒也没多大事,只要不开到区里,倒也无妨。等我看到楠姐儿子的驾照后,我就把车钥匙甩给他,让他出去兜兜风,把同学喊上也没事,毕竟在区里加油站加过油,只要能开回来就行。

  我寻思着,如果楠姐儿子出去了,我再找个由头把楠姐同事支出去,没准还能和楠姐在她家打一炮。小黄坐不住,和楠姐儿子年龄才相差两三岁,也和他一起出去溜溜弯。其他两个大姐说无聊,要求我,楠姐,她们俩凑一桌麻将,打发时间。楠姐自己不打麻将,我说我不会,楠姐只好把她们带到村头麻将馆,而且我也答应了她们,晚上回区里时去喊她们,那个七零后女同事似乎是个过来人,趁楠姐没注意,捏了捏我手心,调侃我“阿楠老公儿子都不在,我也不好意思做电灯泡,要抓紧时间。”我自然不是吃亏的主,摸了一把她的屁股,让她快点滚蛋,抓紧赢钱,她也并不生气,乐个不停。

  等楠姐三个同事都离开了,楠姐就把院门关了,然后到一楼卧室和我聊天。我问起那个年龄最大的女同事情况,楠姐似乎有些不屑,一个离了婚的女人,儿子没跟她,有一个相好的,和楠姐儿子年龄差不多,喊她干妈,倒是亲热地紧,那个干儿子还来过酒店几回,不知道是那个野鸡大学的大学生还是街上的小痞子。

  我倒不怕楠姐的同事撞回来,楠姐的儿子和小黄肯定不到天黑也见不到人影,唯一的顾虑就是楠姐的老公突然杀回来,或者楠姐的婆婆提前回家。虽然这时色心已经大动,倒不敢脱下衣服真枪实弹地干上一场。

  主卧里虽然开了空调,不过窗帘并没有拉上,毕竟在一个密闭的空间里,只要有人回来,那么我和楠姐就满嘴说不清,即使没通奸也逃不了嫌疑。这毕竟是在楠姐家,也不敢太放肆。不过一点事不做也不可能,我把楠姐喊过来,我坐在电脑椅上,楠姐做我身上,一起上网,虽然窗帘没拉,不过农村里房间很大,倒也不怕人偷窥。

  我先是和楠姐一起看了三里屯优衣库的视频,欣赏了男女主角的表演,手也不老实,撩起楠姐的短袖上衣就往里摸,隔着内衣摸楠姐的奶子,楠姐好多天没和我亲热,也有些想了,把我西裤拉链拉开,把手伸进去,隔着内裤摸我的鸡巴。摸完奶子,我就开始摸楠姐的大腿内侧,楠姐在家穿着一件白色七分裤,裤子很薄,摸到胯下,楠姐也不让我手乱动,只是夹住我的手,我侧过头和她接吻,亲个不停,啧啧有声,想到隔壁都是邻居,又不能明目张胆地日一回逼,十分难受。

  看完优衣库视频,我又翻出山东小伙家里日老妈的视频,虽然画面很一般,不过声音倒是蛮明显,楠姐看得也挺起劲。楠姐觉得这个视频是标题党,看到年龄相差一二十岁的就说是母子乱伦。

  我倒是赞同楠姐的猜测,全国那么多人,肯定有母子乱伦通奸的,哪怕这个比例达到美国十分之一,也为数不少,只不过中国传媒业没那么发达,再加上中国家庭关系又十分封闭,即使有,也察觉不了。比如母子在外打工住一起,高考一年妈妈陪读,父亲在外打工,母子在家,这都是客观条件,只不过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压抑住自己的欲望,所以才没有行差踏错。

  我认为我是有恋母情结的,当然我喜欢并不是自己的妈妈,而是风韵犹存的成熟女人,我目睹过初中女老师和人偷情,也知道父亲和他一个哥们的老婆搞在一起,过早接触性知识也影响了我对女人的观念。所以,从我念大学,到参加工作,到开展自己的事业,虽然谈过三个朋友,不过都没有结婚,二十多岁的人还依赖相亲找对象,不是找不到合适的人,而是和谁结婚都差不多,只要符合我的审美观,会做饭过日子就行。

  楠姐很早就结婚,只有一个独子,爱子如命,和她老公感情一般。她老公还曾经加过换妻群,被楠姐察觉后,以离婚做要挟才退出,不过还是少不了浏览成人网站,结果楠姐的儿子也浏览过网站,楠姐很着急,又恰好遇到了我,所以才和我熟络了起来。对楠姐而言,我有点像她的心理医生和精神支柱,她会把她生活中方方面面都告诉我,而我的成长轨迹和她儿子很像,所以她才信任我,希望把我介绍给她儿子认识,让她儿子在我身上学点东西。

  我确信,楠姐也是有恋子情结的,她生活的全部中心都是她儿子。直到今年暑假,她还会时不时和她儿子睡一床,只不过她再三对我强调,她和她儿子睡两床被子。我当然相信楠姐不会和她儿子真的发生关系,只不过她们母子俩的确比普通家庭的母子要更为亲密一些。我相信这也是我和楠姐能够维持三年多炮友关系的关键原因,我们并不是单纯的炮友关系,更是情人,她的灵魂和身体双双出轨,对她老公没有什么留恋。我相信,哪怕是我和她老公面对面,她也会选择跟我走。我们也会实验不同的性爱体验,比如野战,车震,到酒店开房,而这次我终于进入到她最后一道防线,家庭。

  楠姐似乎也有些情动了,她说她先去换身衣服,让我耐心等一会儿。没过多久,楠姐就换了一身红色裙子到主卧里来。“楼上还是楼下?”我问了一下,楼上就楼上的好处,把院子门锁一插,也没人进来,除了家人。楼下也有楼下的好处,环境更刺激,比如我倒是很像在楠姐婚纱照面前日她一回。“楼上吧。”

  说完以后,我和楠姐就急忙跑到楼上,走进卫生间把门反锁,把楠姐裙子往上一撩,黑色三角内裤往下一扒,然后把西裤一解,鸡巴在楠姐的逼口磨了几下,看过刚才两个视频,楠姐的逼逼已经湿润了,我哼了一下,“大脚,庆儿要日娘的逼了。”我曾经给楠姐QQ打过杨家洼情事,楠姐告诉我她曾经边看小说边自慰,她很喜欢里面的女主角大脚。有些时候我们兴致来了,就会玩一些角色扮演,比如她当老师,我当学生,她当邻居阿姨,我当隔壁小伙,我们从来没玩过母子扮演,只是有一回,她喊了一回我儿子,我鸡巴立刻就软了。可是看过杨家洼情事以后,我们偶尔也会扮演大脚和庆儿,当我们变成小说里的人物,反而能够畅快淋漓地享受性爱的乐趣,肆无忌惮。

  二楼卫生间的小房是楠姐儿子一个人住,房间只有一张一米五的床,一张书桌,隔壁上贴着杨幂的海报,她似乎在笑咪咪地看着楠姐在帮我舔鸡巴。楠姐吃地很起劲,龟头,鸡巴,卵蛋,甚至连屁眼都不放过。楠姐儿子肯定在他房间里手淫过,幻想他的女同学,女老师或者某个日本动作片女优来舔他的鸡巴,可是他绝对不相信他最亲爱的妈妈在他的房间里舔一个比的他大不了几岁的年轻男人的鸡巴。

  前些日子,我带楠姐去她儿子的大学校园里打野炮,今天我在楠姐家里操逼,让她在她儿子房间里给我口交,不得不说,女人的底线就是这么突破的。我寻思着要不要邀请楠姐儿子去我所在的城市玩一趟,或许熟络了以后,他有可能就慢慢接受我和他妈妈之间的炮友关系。我曾经做过一个调查,当一个男人知道女朋友出轨,三分之一装作不知道,当他知道老婆偷人,这个比例变成一半,当他知道妈妈偷情,这个比例差不多是四分之三。对,即使楠姐的儿子察觉到我和他妈妈关系不正常,为了不伤害到楠姐,他也不会和楠姐沟通,顶多就是想办法让我远离他妈妈。

  操完逼,我和楠姐又分别到卫生间冲个澡。我们倒是没有冲鸳鸯浴,毕竟衣服都脱了,万一她儿子回来了,我们又操地起劲,连穿衣服的时间都没有。洗完澡,我还是和楠姐回楼下上网,楠姐这回止痒了,当然没那么饥渴,我就搬个凳子坐楠姐身边,伸进裙子摸楠姐屁股。我们在网上看了一集爸爸去哪儿,楠姐的儿子和小黄就回了,两人脸上红扑扑的,似乎是热到了。我不由纳闷,车上空调打开,绝对没那么热,两个人是去爬山了吗?或者楠姐的儿子已经初尝性事,拉着小黄去打了一炮?不得不说,我的想象力还是蛮丰富的。楠姐的儿子过足了车瘾,恋恋不舍把车钥匙还给我。他也注意到楠姐换了衣服,“老妈,你这身衣服我怎么没见过,什么时候买的?”楠姐回答,“早就买了,小黄也知道,只不过一直没穿,刚才去你房间打扫卫生,都是灰,出一身汗,所以去洗个澡。”到了傍晚,楠姐的另外两个同事也打牌回来了,楠姐还准备留我们吃晚饭,我估计她老公也快回了,刚操了他老婆,也不想和他见面,就载着楠姐的同事们离开了,那个七零后女同事路上一直问我下午在干嘛?玩的开不开心?我就瞎扯了几句,送她们回酒店后就直接回去了,毕竟明天就是双休了……

【完】